GRSD

APH,废狗,一人,楚留香∥
超级杂食党∥
最近楚留香深坑∥
头像是尾总给俺画的^3^

非常想写点东西,看了以前自己的几篇感觉心境和现在变化好大...不知道从何下笔辽

一对亲友武华的故事

初次遇见他是在许久之前的云梦汤池,大约是在踏青节前后吧。
过了太久已经记不得当时的情景,但他在一群拽着风筝围着池子xjb跑的二傻子中实在显得格格不入。
他真好看。

纯则粹,阳则刚,一顿不吃饿得慌(闭嘴)

【也青】不思量,自难忘。

正值盛夏,返程的大巴车摇摇晃晃,窗外照进来的阳光也跟着摇摇晃晃,晃得王也刷微博的手停下来。
太刺眼了。
虽然车里空调已经开到了最大档,王也还是觉得没来由地燥热。
“快到站了。”王也盯着暗掉了好一会儿的手机屏幕,半天才憋出这一句话。“嗯,我知道…”诸葛青本来坐直了腰,听到王也这一句话又瘫回了软软的椅背上。
王也又开始刷起微博,每一条或长或短的段子,他都只是象征性瞄两行,手指就继续往下划。
晌午的阳光太过明亮,他不得不把手机亮度调到最大,才能看清屏幕。

【也青】无题1

※系校园papalapapa(。迷之脑洞后续是不可能的了

他看着他。
本来空到底的水杯已经灌满了水却浑然不知,直到被一位路过的同学提醒,他才急忙转过身将水龙头拧紧。

【云暗】无题3

还是被发现了……我揉了揉被揪疼的耳朵,虽然好脾气的师姐们也不会拿我怎么样就是了,最多回去训训我。

大概又过了几分钟,马车驾到了不归谷,但雨势也并无减弱。我撑开蓝花边的油纸伞,师姐们纷纷拿起采药的工具,我自然也免不了背起竹筐的命运。不归谷的天气并不如我想象的冷,反而还有些中原那边的闷热感。之所以要在黑不溜秋的晚上来这儿找草药,是因为有几种药材库存不太足了,而桃源村的病号们还躺在床上等着呢。

【云暗】无题2

我坐在车厢后面的一小块坐板上,把腿也蜷起来,好不让雨水打湿我新打造的靴子。我不敢吭声,因为隔着薄薄的一层纸窗就是师姐们的欢声笑语。
雨越下越大,没有一点停下来的意思。正在我百无聊赖地看着晃来晃去的车灯时,车却突然停下了。我以为到了目的地,准备趁师姐们不注意遁走时,突然被拉住了。
是……
“好巧啊,朝朝师姐……?师姐们也在这里啊哈哈哈哈…师姐抓着我的手不放莫非是想…”
现在赔笑还来得及吗,在线等。

【云暗】无题1

不归谷思不归人。

那是一个雨天,我悄悄跟着去不归谷找草药的师姐,溜上了马车。

^q^

鱼尾巴:

蟹黄堡的大家;)
(其他人不允许私自使用,靴靴)
(按次序)
1)裤裤尾总
2)尘靛美人
3)惊蛰太姥
4)寂寞曦曦(what??
5)明远帅哥